木木不哭

【极东十虐小段子·前五】

1、一方死去,一方独活。

今天,本田菊又看见了那个男人,他穿着干净的白色衬衫,棕色马尾柔软的搭在他的肩膀上,本田菊有那么一瞬间心满意足。

他弯腰,将一束白菊花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本田菊的家门前。

本田菊走出来,迷惑的看着他。

他看向本田菊,那个眼神好像真的看见他了。

“今天也要开心哦,小菊”

他听见他说。

本田菊伸出手,想从冰冷的墓碑上面拿起那束洁白的花朵。

他苍白的手从花朵盛开的最繁华的中央无力的穿了过去。

2、双方活着,永世不见。

“兄长大人、兄长大人…”

仿佛又看见了幼年时的本田菊一个人孤独弱小的模样,王耀伸手想要去触碰,却什么都碰不到。

王耀被囚禁在了一颗参天古树旁的溶洞下,他一直记着那一段回忆,被藏在层层叠叠的枫叶里,散发着火一般赤裸而又炙热的颜色。

那是他与本田菊最后的记忆。

他们将死生不复相见。

3、心爱之人,也是仇人。

“兄长大人…”

“我恨您…”

王耀一直都知道本田菊是很要强的孩子,他是不甘于活在别人的阴影之下的。

每当黑夜里,王耀就会看见一个怪物,长着猫头鹰的身子和狼的脸,那个扭曲的东西伏在他的玻璃窗上,绿莹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。

后来王耀发现,它恨着本田菊。

那是王耀自己。

4、曾经并肩,最终对立。

他们也曾在一起过,那段时间里,王耀是本田菊的一切。

后来,他们刀剑相向。

本田菊伸出手,他给自己与王耀的中间竖起了一块墓碑,上面的名字,眼熟的不像话。

有些东西,必须他自己亲手埋葬。

“抱歉啊,兄长大人…”

“但是…我无论如何…都想变强呢…”

那是爱情。

墓碑上刻着的,是爱情。

5、我曾经喜欢你,你不知情。

本田菊最后要走的时候在机场拥抱了王耀一下。

“兄长大人”他说。

“您是不是一直都不知道,我爱着您?”

王耀伸手,紧紧的将本田菊扣在了怀里。

沉默是可怕的过去,它小心翼翼的蜷缩着去接受这个理所当然的分离。

它终是要死去的。

良久,王耀放开了本田菊,他的眼睛有些红。

“再见,小菊”

本田菊笑着看着他,离开了。

他没有说再见。

《许愿》

极东党们扩列吗qwq

        早上七点起床,天空已经微微发亮,朦胧的大雾忽远忽近,云层从厚厚的蔚蓝色世界跌跌撞撞的压下来,本田菊打了个哈欠,他已经洗漱好了,他答应了王耀一件事,就在今天早上,他要准时赴约。
  难得王耀先生没有迟到呢。
  本田菊很远就看见王耀站在约定好的咖啡店门口,他穿着干净的棕色风衣,围着红色围巾,纤长的身材在风里似乎有些单薄,低着头盯着地面有些出神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  “王耀先生”本田菊走过去,习惯性的扬起笑脸打招呼道。
  “啊,小菊!”王耀抬起头,他显然没有发现本田菊的到来,有些慌张的模样。
  王耀先生粗心的习惯还是没有变呢…
  本田菊心想。
  但也或许,是自己本来走路没有声音的习惯就有问题吧。
  “小菊你怎么没有围围巾呀阿鲁!这样子可不行!今天这么冷…”被王耀焦急的声音拉回现实,本田菊有些迷惘的抬头去看对方,王耀取下了自己的围巾,小心翼翼的替本田菊围上,本田菊犹豫了一下,没有躲开。
  “那么,王耀先生,我们去哪里呢?”本田菊不露痕迹的躲开了王耀正在帮他整理围巾的手,声音冷清的问。
  王耀的动作有些僵硬的收回了手,他扯出一个苦笑:“小菊怎么还称呼的那么僵硬呢阿鲁…我们之间就不用这些生疏的…”“那么我们去哪里呢,王耀先生?”
  平日活泼热情的人有些无助的低声呢喃着,小心翼翼的逃避、欺骗自己,那样子是不属于他的。本田菊没由来的想到,于是他迫不及待的打断了王耀说的话,那模样有些失礼,看着王耀明显低落下去的表情,他也有些失措的垂下了眼帘。
  良久的沉默,最终也还是王耀拉起里本田菊,他没有去碰本田菊的手,而是转而去拉本田菊的衣袖。
  他们就这么在街上漫无目的走着,一段时间里,谁也没有说话。
  这样漫无目的的闲逛让本田菊几乎有些厌烦,他是不喜欢浪费时间的,于是他难得的打破了有些僵硬的氛围:“王耀先生,要不要考虑去一次许愿池?”
  王耀回过头,他微微睁大眼睛,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,那样竟有几分可爱:“哎,那是什么阿鲁?从来没有听说过呢!”
  本田菊看着对方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模样,没由来的从心底里延伸出几分挫败来。
  “在下…也是第一次听说…”他垂下眼帘,避开了王耀有些过分炙热的眼神,小声说道。
  许愿池在不远的地方,他们是一路走着过去的,全程王耀一直说说笑笑,本田菊也一如既往的沉默着,偶尔点头附和几句,倒是他们的常态。
  许愿池所在的公园在几年前就已经荒废掉了,但不知是什么原因,公园一直在这里,迟迟没有被拆掉,秋天的树叶和零落的枝干在地上积的厚厚的一层,有些小孩生性调皮,都跑到上面去踩树叶,脆弱的枝叶发出支离破碎的响声,和孩童们的欢笑声倒是相映成趣。
  公园里的许愿池有些脏兮兮的水,里面只有零零散散的几颗硬币,两人第一次进来都有些尴尬,但还是决定在这里许愿。
  翻来覆去找了很久也没找到一个硬币,两人再次尴尬的对视了一眼,决定用树叶。
  本田菊在许愿池边,远远的看见王耀伸手在树上翻找完整的树叶。棕色的低马尾柔顺的搭在肩膀上,风衣被秋风微微吹起,揪树叶时露出来的手腕很干净,明明是那么美好的模样。
  “小菊!我找到了!”好不容易拿到了两片崭新的绿叶,王耀像个得到了心仪玩具的孩童一样开心着笑着回过头喊到。
  本田菊一瞬间有些恍惚,那像极了他童年里哥哥的模样,伤痕累累的把从小伙伴手里抢来的糖果递给他,明明自己脸上有很多打架留下的伤疤,却依然笑的格外开心。
  “小菊开心就好”他这么说,那时候还是稚嫩的声音,不谙世事的单纯的眼睛。
  “小菊,你怎么了阿鲁?”他的兄长唤到。本田菊回过神,一边有些懊恼的在心里责怪自己今天怎么这样爱走神,一边冲王耀摇头示意自己没事。
  “那,开始许愿吧阿鲁!”王耀弯起漂亮的琥珀色瞳孔,说道。
  本田菊一抬头便撞进了那双笑着的眼睛里,那双眼睛里写了很多故事,王耀经历了很多,但他的眼睛依然清澈无比。
  有些树叶被秋风吹着推向远方。年轻的树木摇晃着满身苍老的树叶,有的落下,它最终会化为尘土,等待下一片叶子的降临,有的被风吹往别的地方,席卷着它所看到的一切,用风的语言讲述诉说。
  “王耀先生,在下许好愿望了”本田菊睁开眼睛,将树叶抛进水里。
  “嗯,我也许好了阿鲁”王耀也睁开眼睛,他咧开嘴笑着,依然生龙活虎的模样。
  “小菊,我…”“王耀先生,在下希望,你与在下是友人呢”。
  我听见离他们最近的那棵树木叹了一口气,它好像听见他们的愿望,它好像在惋惜。
  “嗯,小菊……”
  “那就是友人吧”